您好,歡迎來到潛力智庫!免費咨詢電話:400-0225-235



對數據進行追蹤之后不難發現,美國的國防開支主要依賴于鑄幣稅收入,這部分基本上是由美國通過貿易逆差“出售”美元的鑄幣稅。然而出售的美元就是外國人對美國的債權,雖然他們可以用于與非美國人的交易,但還是有一定限度,所以正常的循環是外國人再用貿易賺取的美元購買美國的資產。因而我們看到,美國的貿易逆差與資本順差幾乎就是以X軸為中心線的大致對稱圖形。見下圖。也就是說,通過資本流入,美國又把通過貿易逆差流出的美元收回來,以保持美元在世界分布的均衡。

 


美國軍費預算和資本項目差額

貿易逆差實際上就是將美元視為一種商品在出售,見下圖。美國的財政赤字幾乎與貿易逆差對稱地反向而動。在下圖中,2006年貿易逆差最大時,財政盈余也是最大的;2009年貿易逆差最小時,財政赤字也是最大。因而從美國財政角度看,一定規模的貿易逆差是件好事。




    FDI(外商直接投資)方面的直接影響:

由于雙向FDI的主要增長領域在于中國對于美國的投資,中國出于應對美國單邊貿易主義的需求,將會對中資交易加大審查力度,這直接導致2017年中國對美直接投資有2016年的460億美元狂降至290億美元,并且隨著矛盾升級,中對美的直接投資將會一路走低,根據2018年頭兩個月的投資金額計算,今年中國對美國的直接投資很大可能降至100億美元以下。與之相對應的,美國對中國投資受此風波的影響不大,在局勢緊張的2017年,美對中的直接投資保持了一貫水平——140億美元。

    對外農業合作變化方面:

    由此可見,中國對于南半球拉美國家尤其是巴西和阿根廷兩個國家的投資水平會大幅增長,中國對巴西、阿根廷大宗商品的依賴將繼續加強,并且將會進一步加強對于兩國基礎設施建設的投資來建立和農業供應商更緊密的合作關系。

    主要受到沖擊的行業集中在中國對美國出口較多的行業,比如航空產品、現代鐵路、鋼、鋁、新能源汽車和高科技產品等,而機電、通訊、信息技術產品在內的高技術產品將面臨嚴重沖擊。但是對國內的農產品和肉制品等行業,則因為關稅保護等原因獲得競爭壓力降低的發展環境。

<p font-size:16px;background-color:#ffffff;"="" style="margin-top: 0px; margin-bottom: 0px; padding: 0px; overflow-wrap: break-word; font-family: tahoma, arial, 宋體,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white-space: normal; color: rgb(62, 62, 62);">    盡管部分行業能夠享受到競爭風險降低的利好,但是對于整個國家的大環境來說,中美貿易的摩擦還是打擊了市場的積極性。